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曾来德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字人曾来德

2014-07-03 16:53:09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周涛
A-A+

  有一次,在一座大城堡的议事室里,一个非常严肃的话题正在缓缓进行。因为严肃,所以议事室里是静穆的;因为是话题,所以静穆的中心有嗡嗡的声音在响。

  这时,恰好有两个人坐在一起,他们彼此一望,咦,原来是写字多和写字好啊,他们很高兴。他们两人由于都和字这个东西有关,所以有很多话要说说,但是说话会影响议事室的气氛,那样不好,所以他们决定不用发声口谈而改为他们俩都熟悉的一种方式:笔谈。

  笔谈是一种极其优美而且古雅的方式

  他俩坐得很近,肩膀挨肩膀。但是谁也不说话,只用眼神示意。他们面前有一个崭新的会议记录本,正好用来给他俩的笔谈提供版面。他们就这样你写一段,我写一段地对起话来,每当一个人写的时候,另一个人就开始怀着猜谜或赌博的心情焦急地期待着,像一个等待情书的少女那样。

  他们觉得这样“谈话”很神秘,很有刺激性,于是他们兴致勃勃地这么干起来,像小孩子在做游戏。

  这两个对字怀有特殊兴趣的人,当时还像两个住在驿馆里的落第秀才,咫尺传书,怀才而遇,在笔谈的神秘气氛中感到了“雪夜闭门读禁”的快乐。

  这两个人,一个被称为书法家,不如在这里称为“字人”更简洁;另一个自称为散文家,不如在此称为“诗人”儒雅。他们的谈话是这样进行的,照录如下:

  书法是什么

  诗人:我可不懂。我估摸着“书法”是个好听的说法,雅称呼,若是讲得更通俗一些,就是——怎么写字的方法。

  字人:书法即生命力的一种泄漏方式,挥毫不借酒,满腹脐下论,我与众家有异罢了。

  诗人:您叫“来德”,恰与“缺德”相对,这体现了你家府上重德的门风。立德,立功,立言,你们家想让你先掐个尖儿,期望很高啊。

  字人:德乃人生之大国,必俗去之,方可重得像人。我这个人与名是相悖的,名为“来德”,实际上总是在艺术上“去德”,去德乃吾生命之全部意义。

  诗人:请用圆珠笔为我略展书法奇姿。

  字人:有古诗数句,堪作壁上观。

  曾听广陵涛,善无此处豪。

  射潮奔白马,钓海出神鳌。

  讨厌漂亮

  诗人:你的字总能写出一派古风,一种羽扇纶巾,散发松袍的松下名士气,随意的潇洒,不如掩饰的原形,笔笔寻常。组合成字时,却字字有神韵。没有规范下的摹仿,不见刻意卫营的那种“死梁亮”——我最讨厌那种千篇一律的所谓“漂亮”了,那种漂亮不真实,因而没有灵魂。

  你的字是“原形毕露”,展现了汉字的原形美,所以耐人寻味。

  字人:每当我挥毫时便浮腾出一句古悟:“解衣槃薄,纳天入怀”。

  诗人:好家伙,何等气势。我刚才向你评论书法的那些外行话,使我想到这样一个形容:当麻雀向天鹅喋喋不休地讲授飞行道理时,天鹅就沉默了。

  字人:?穴在纸上画了一个图示,说明他当时办个展的情况。图如下?雪

  中国美术馆一楼

  曾来德西厅

  小阿斗

  林风眠东厅

  大泰斗

  诗人:你也算是登得厅堂,入得厨房了。难道我不应该收藏一下你的字画吗?芽

  字人:你可以收藏本人。

  诗人:君若是阿娇,吾当藏之于纸屋。

  字人:请你细看,吾之外貌与女性无异。

  诗人:果然?选君之面貌姣好,不让潘安。玉齿红唇,面若傅粉。端庄能比唐三藏,风流恰似宝二爷,若非张生向墙去,必是仙女瑶台来。

  好一个曾来德,怪人异相,男人

  女相,占尽人间灵秀之气矣?选

  字人:我在此悄悄吹个牛:“国内书法界目前真正能够一直保持‘创作’姿态者,没有几个人,我算一个。”

  诗人:吹牛有表现相似而实质大异的两种。一种为浅薄无知的狂妄,另一种是对自己和客观环境的早识和预言。前一种是吹牛不犯法,是癞蛤蟆打哈欠——好大的口气;后一种是自我实现前的呐喊,是对外界环境不公平现象的抗争。

  我赞成真诚严肃的“吹牛”

  诗人:我赞成真诚严肃的“吹牛”,即客观公正地评价自己,而不是用伪装包藏自己。假谦虚无非是一种生存手段,是调剂人事关系的保护膜,在社会关系中难免这样。但是,在艺术和科学上,还要坚持实事求是的精神,对人,对己,都应尽可能排除偏见。

  对自己不客观的人,对别人也不会客观。我说的不客观,就是取实用主义的态度。

  字人:只有叫化子才是谦逊的。

  另,你刚才写了个时间是1991年3月2日,今日3月4日。你无意篡改时间,却出现了这种现象。

  诗人:“篡”没写对。因为你不熟悉这个字里所含的政治意义和文化精神,这是《资治通鉴》这部历史大镜里照出来的一个聚光点。鲁迅先生看见了字缝里的两个字,“吃人”,这是他无比伟大的人性力量发现的。

  我只能看见一个字,“篡”。

  字人:经兄一示,我仿佛觉得“篡”字已不仅仅是政治意义,艺术、文学、人生亦多“篡”字。从此以后我尤其要大写特书这个字。

  诗人:此字大有深味。

  有人写“忍”,无味。有人写“寿”,大俗。汉字象形,有意思的字多了,为什么不自己写活几个?芽

  字人:有不少的人常来促我写“忍”、“难得糊涂”、“学无止境”之类,不一而足。我断然谢绝,有时无礼抵制。

  “忍”是一种反人性的东西

  诗人:“忍”是一种反人性的东西,自己承受也就罢了,还要打起招牌来提倡,奴性到了极点。至于“难得糊涂”,郑板桥只有一个,是聪明人没办法只好装糊涂,非常痛苦无奈的。你一个原来就糊涂的人,搞这一套干什么?芽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嘛?选“学无止境”更不用说了,压根不学的一个人,写这是干什么嘛。

  很多东西,东施效颦,刻舟求剑,群起效法,没有个性。这是一种低级的文化心理,用文化来装饰自己,文化是创造,是生命的需求,不是装饰。

  装饰是反文化的行为,违背文化的基本精神。

  ?穴笔谈记录到此结束。为尊重原貌,不便画蛇添足,打住。?雪

  事隔一年,曾来德寄我两幅墨迹,其中一幅题云:

  道启天方著一经,芸篇三十独传心。

  降生自是人中杰,能使真诠说到今。

1993年7月26日写于新疆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曾来德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