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曾来德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曾来德书法研讨会在京举行

2014-07-03 16:59:01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
A-A+

  时间:1989年11月

  地点:北京

  刘正成(《中国书法》杂志副主编)

  召开今天的研讨会,对曾来德书法进行讨论、研究,其目的是为了推动当前的书法创作,对曾来德本人下一步的创作进步也有好处。另外,书法家和画家一道进行书法学术讨论会,这种形式对书法实践也很有好处,各学科一起从各自的角度对某一种艺术来观照、探索、交流,这是很有价值的。

  张道兴(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

  据我了解,在军内搞专业书法创作的只有曾来德一个人,他是学工程的,从草原里走出来的书法家。

  我看了曾来德的书法展览,非常喜欢,他的这个书法展览给我最突出的感觉,是增加了我创作的勇气,曾来德的书法突击性、突破性很强。这从两方面可以看出:一方面是在书法的结体上,很有胆识,在字的结构上有很大突破;另一方面是在线条上,有很大的拓宽,很有想法,从每一幅作品中我看到他都有想法,给人震撼。他对传统把握得面较宽,这是相当不容易的,而且他入手较高,出手不凡。我还特别注意了他写的小字,中等大的字,这些东西特别能表现他对线条的把握能力,比较内涵。他的小字追求一种涩、生味,而不是熟,这是其书法的优点。另一部分对联,带有章草意味的作品达到了一个极限。但要小心超过这个极限,有些地方要收敛才好。总之章法上没有大的问题,问题主要在线条上,有些线条过干。书法应是理性与感情的结合体,这两方面不可偏颇。如果将感情强调过了头,就会走向反面。

  吴小昌(中央美院教授)

  我是画画的,比较喜欢曾来德的书法,他的作品有一些汉简的意味,汉简有随意味,我画画也很随意,所以,我有点偏好曾来德的书法。我觉得要画油画,就要学点书法,因书法既含中国的哲学,又含中国的美学,要发展油画,书法是最好的捷径。赵无极先生说过,学画画的最好的基本功是素描和书法。最近,我看了一些碑帖和展览,感觉曾来德的书法,在传统和现代书法中找到自己比较坚实的东西,有人用油画方法搞书法,我非常不感兴趣,美术界有“土围子”与“洋围子”,曾来德介于这两者之间。曾来德的书法很有意思。画意的书法我感觉要避免俗,避免做作。把自己的修养、感情融合在书法里,才能够给人以完整的意境。曾来德如果把自己的学识、修养和表现形式融合在一起,就会从俗到深,其作品也会有新的面貌。

  郭石夫(北京画院画家)

  看了曾来德的书法,我觉得中国书法有前途,书法史有三个阶段,一是秦汉以前,那时是百家争鸣的时代,我看到秦汉的东西很激动,民族博大的精神熔铸在那时的艺术里。书法在那个时代没有固定的模式,一种书体,大家都在写,但都带有一种个性。到了晋唐,行草书出现,从不规范到规范,这时期,书法的法度趋向森严。一直到宋明时期,书法又开始回归自由。吴玉如先生说:“写行书不追晋唐就不叫行书。”行书到晋唐已达到很完美的阶段,这时的书法是否已到了没有路可走的地步了,并不是。到了明清以后,书法又有了一种发展,康有为提出向秦汉学习,崇尚于碑,对帖学有新的看法。到我们这个时代,总结前人的成败的经验,今天的书法更有很大拓宽,既然是书法还应谈到书法的本性,现在的书法出现一些偏激的东西,既是现代书法,不可识的书法,还不如叫线条艺术。曾来德的书法在我们这一代年轻人中,在把握传统和时代精神方面,具有比较典型的意义,不论是晋唐以前还是晋唐以后都有所吸收。他在行草与汉隶两方面结合都很好,惟一感到不足的是外拓多而内收少,显得不够内涵。应该既有气势,又显博大。

  张静波(《中国青年报》社记者)

  曾来德书法作品书写的内容,大部分是古典诗词,比如自然景物的感伤和个人的压抑,这些东西离现代人的思想感受很远,本身缺乏生命力,而且它是陈旧的东西,用书法本身来还原于汉字本身,揭示汉字本身内涵,汉字本身对人的启示和包含的意义、和对自然界理解是很深刻的,我们现在口头使用的普通语言,它跟我们生活很近,内容也是新鲜的,假如在这方面有些新的探索,可以为这门古老的艺术带来生机,让人耳目一新,让不懂书法的年轻人,看了以后有一种切重感。

  看了这些书法以后,有一种铺天盖地的感觉,量非常大而每幅之间的字体风格上差异似乎也很大,这样在单幅作品中所表现的理性思维和意象,通过书法表达自己对世界的理解和自己内心的感受,这些东西好像闪耀其间,没有把它发展到极致。我很难在一幅作品当中,把发展到极致的理性和感受,完全充分体现出来。大部分作品明显部分都是闪耀其间的,有可能的话应以展到极致,在一幅作品里更集中地表现出来。曾来德是四川省人,我看了他的作品,好像有一种地域色彩,他和在北京历来所看的书法作品有些不一样,有独特的东西,这独特的东西固然是他的长处,把这种东西惯用共通性,比如,日本书法,他们离我们比较远,但他们对书法的理解,达到了一个大多数跨国籍、跨年龄层、不同种类的人都能理解的程度,曾来德先生在这方面有所探索,我觉得将有更大的成绩。

  刘汉(中国现代水墨联盟主席)

  曾来德的书法给我的印象是非常有灵性的东西,但他这个人又非常理性,所以我说他的创作期是很长的,是不可展望的。曾来德的书法不全是碑学,但却是碑学的延伸,曾来德并不是创造了一个崭新的局面,但在此方面是探索突出的一个,我更关心的是绘画,绘画的山穷水尽是用笔线条的山穷水尽,故书法的新局面益于绘画的发展,中国画线条的发展最好的参照系是书法,绘画在线条的探求上从来不是最完美的,线条的探求是无穷尽的,曾来德的线条使我很振奋。个人的艺术实践并不需要重新架构基石,关键是如何垒筑。

  李世濯(文化艺术出版社编辑)

  看了曾来德的书法作品,理性色彩比较强,作者在每幅作品中,极力表现他的率性和理性的东西。有意追求的东西,如果没有把这些东西发展到极致的话,有些考虑和想法还不成熟,还有点杂乱不清,所以,表现在有些作品不太一致,不能贯串始终。书法不太好弄,一方面讲传统,传统的东西太多,不好搞。从整体来看,曾来德的书法开了一个新的生面,不管是地域特色也好,个人特色也好,确实使人看了耳目一新,说冲击也行,震撼也行,跟以前看的书法那种俗流确实不一样,他在作品中追求不协调、不平衡、怎么把这种追求表现得更自然、更统一,我认为这是一个探索。

  张以国(中国书协会员)

  我看曾来德的书法作品,感觉他写的不错,善于改造,善于创新,善于寻找自己,不跟别人一样,他的作品写经意味比较强,写经能写得这样好,能表现自己,跟别人不一样。从形式上看,作品有很大特点,发展到了极致。他的作品很豪放,豪放往往失平衡;写的雅的作品往往给人小气的感觉;追求造型的往往给人一种摆的感觉。可是在他的作品中,这三种都没有,他的作品,姿态很多却没有摆的感觉,他写得巧,没有做作感,在丰富的基础上写的比较巧,形式上很精练,在丰富的基础上凝练。

  牛克诚(《中国美术报》编辑)

  曾来德的书法作品使人感受很深,他为中国现代书法创作开创了一个新的局面,书法发展到唐代,真、草、隶、篆几种书体都形成了,唐代以后书体的发展就没有创造性了,曾来德也没有创造新的书体来。宋以后书法就是风格的流变,宋代尚意,明代尚势,清代尚志。书法到了今天,在传统中再翻跟头,是一件很难的事。但是在曾来德的书法展中我看到了希望,从两点开创了新的局面:第一,把握一个契机,强调创作主体意识的发挥,使作品产生一个“生”的面目。书法家怕熟,他在用笔上,是藏锋,行笔也很新鲜,线条很新颖,线条应是汉字的线条,跟绘画不一样,不是汉字线条。第二点,曾来德形成自己的风格,打破自我,树立新的自我。曾来德的每幅字不是在写字,而是在创作,把书法回归到真正的艺术里了。

  张荣庆

  就感到差距很大,我三十三岁时一窍不通,而他不论对传统的把握,个性的发挥都很好,其创作的锐气很足,使我望尘莫及,曾来德的路子是属于“野”路子。“野”的东西不一定不好,在这一路上他与一些人拉开了距离。另外,字可以写出“生”,但是否也适当渗进一些帖的东西,既“生”又“熟”,学帖也可以写出金石味来,我觉得曾来德应在传统的深层把握上更进一步,从用笔、结体到章法,这里面有好多东西可以吸收,在继续“野”的同时,也探索一些“雅”的东西,“文质”结合起来或许更好。

  卢铁军(《中国青年报》记者)

  对他的创作很熟悉,他的现代意识感很强,他的作品是非常理性的,从形式上给人的感觉就是这样。再深入进去看,他的线条是极其非理性的,他在创作时根本不想,拿着笔就写,写到一定时候发现一种感觉,就写下去。这点非常有意思。曾来德把线条当做生命的存在,不是把线条当做技巧,他们把它当做生命的存在,用生命在感受,我看曾来德书法有这样感觉。曾来德用的笔很有意思,他用的是超长锋羊毫,他用笔的方法很多,但是出来的效果,给人还是中锋效果,从而给人一点启示:我们看古人都是中锋用笔,其实不都是中锋用笔。曾来德写字时有时把秩序打乱,想方设法寻找自己落锋的感觉,他的行、草书把握得非常好,曾来德的书法给人的启示非常多。

  郭石夫

  绘画、书法实际说起来是一种艺术,不像有些人说能掀动历史的波澜,没有这么大作用。曾来德的作品之所以被人承认,就因为从中使人见到人的“性”。每人都有自己的性,在见性过程中谁能发挥出来,就是好的。一个人在创作时,你怎么想就怎么画,有些人被好多东西束缚住了,对一个刚学写字的人,不能这样,要循规蹈矩地写。曾来德好就好在见性,有好些书法家,写了一辈子字,不知道什么是写字,他只知道写字,不知道书法,把字当做工具,作为书法艺术,每一幅作品都应见性。线条是很有生命力的,每人线条都跟别人不一样,否则,线条是死的。曾来德十年以后再办展览,有可能感觉完全不一样,我搞过戏剧,画过油画、国画、人物,最后,感觉到什么东西都有一个道理,在不同的路上都往一点上走,最终的目的,都是人的一种精神的表现。曾来德的作品跳跃不太强,笔画差不多,要有一些跳跃,这样总比没有跳跃好一点。

  卢沉(中央美院教授)

  我喜欢看字,但自己没有下功夫,这次看这个展览,本以为他年纪较大,现一看曾来德就像个小孩。我平时也练字,他的字路子较宽,他练字的方法,不是始学某一家,而是转移多家。他起点高,有些人一出手就比较高,曾来德的起点就比较高。我很喜欢曾来德的书法,这种书法现比较流行,点线的书法比较流行。比如,郭子绪,他的大块作品密密麻麻,效果很好,书法里可能有两种追求,两种趣味,如李可染的书作很有分量。在书法领域里路子太窄,可以拓宽,拓宽有两条路,一个是理性,一个是潜意识。过去的书家酒后写出的作品,也就是潜意识的作品。曾来德还年轻,在表露性这方面还有一些,以后可以再拓宽,从材料上可以尝试一些,总的来讲小变化多,大的变化不多。

  郎绍君(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

  “书,心画也。”这句话说到根上了,就是人的主观的东西。中国艺术最典型的是心灵的表现,书法在发展中把这个丢掉了不少,变成了“功力派”。书法到唐代有了严格的笔法,人们就很尊重,到了崇拜的地步,后来的人就被这套笔法束缚住了。有些功力派,名气很大,写了很多年,但就看不到艺术家的境界。书法主要表现人的心灵,如没有这个东西,书法就没有了,至少就淡化了。曾来德对书法的回归,他比较注重性灵,追求一种感觉,他这个展览感觉非常好。古人讲书法也好、画画也好,要得心应手。功力派往往只应手不得心,心手不一,尽管功力很好,没有很好地表现自己。现在书法界很喜欢强调功力,汉简的功力在哪里,现在我们对传统理解还很肤浅,传统不仅仅是功力。比如书法表现各个时代的人性问题,对这些东西有多少人去发掘。如熊秉明先生对中国书法的分析,在理论界中国还没有第二个,用那种眼光看书法,不仅仅从线条、结构上去看书法,从美学方面去看中国书法。人们都生活在一定的传统中,比如我们看书法,都用传统的一种规范去看现代书法。如画画,都是用前人的规范去画,没有一个人例外,关键是把握传统的程度。如功力、进度怎么把握,我们在传统上是永远学不完,问题在于我们错在没有用传统表达性灵。曾来德在学习方法上值得注意,他注重读帖。读帖把握大的方面,情感、性灵的东西;临帖,把握微妙的东西,技术的层次,这两种方法各有所长。但目前学书法普遍流行的方法是读帖,我访问过李可染先生,李先生说:“他基本不临帖,他读帖。”我感觉应注重读帖。

  刘正成

  当代所有的艺术都面临着传统的问题,我们回头发现,古人也一样。明代大书法家王铎,他是一天临帖,一天创作,他有的名作是临帖的。每一书法家在他的时代都面临着传统。书法是艺术,艺术是创造,也叫创作。什么叫创作,创作就是给这个世界增加一点新东西。新东西并不是把以前的完全否定。曾来德的创作感觉很多,但不可能都表现出来,曾来德的作品是一种创作。创作有点新东西,这些新东西是怎样来的?从远的看,中国书法起源于金石碑版记事,这是最初的书法潮流。后被魏晋的书卷所代替,到了清代重新恢复了碑学传统,这两支潮流,始终在书法界流传,碑版有“金石气”,就是美术界叫“构成”的东西。王羲之以来崇尚“书卷气”,书卷气就是在书写过程中流露出来的一种美,这是非理性状态流露出来的一种美。这两种美都是中国书法的精华,一种是带着构成意味的形式美,一种是带着书卷意味的潜意识的美,表达一种性灵的美,流传到现在。但现在书法界,讲究构成美的趋势比较大。如康有为从理论到实践,主张碑学,碑学的风气在我们国家比较强。在帖学方面,有沈尹默先生,帖学被碑学压住了,四川有两个大书法家谢无量、刘孟伉先生。谢无量先生注重书卷气,流露出那质朴的、率意的、直觉的、真性情的美,达到了相当高的程度;而刘孟伉先生是写碑的,不但气势雄强、字形精美刚健,而且写得非常自然、率意而有真性情。曾来德在处理构成和书卷这两个方面把握得比较好,他以构成为主。他有的作品很有刘孟伉的恢弘气度,一些小的东西,很有谢无量先生率意的东西,他对两方面能够加以融合。曾来德很有才气。以才为文者非大胜则大败,以法为文者无大胜亦无大败。他是一个才气型的艺术家。作品以法度为主,基本没有什么失败的,但也没有什么大胜的。曾来德有大胜的作品,回过头来也有大败的作品,如八尺中堂属于才气型合作。有的就比较失败,运用的不太自然,这是创作的正常现象。每个人不见得每幅创作作品都好,曾来德创作力很强,人们是带着缺点来成熟的,曾来德正是走的这个路,这样走下去,会有很大成就的。

  孟禄丁(中央美院油画系讲师)

  每个人看传统的角度不同,过分追求传统就会陷入一种模式。曾来德的书法跳跃性较大,它体现了一种体验,基于作者很强的主体意识。至于他在书法上有多少创新,我觉得不必太关心。

  朱乃正(中央美术学院副院长)

  曾来德的书法展览显示了一种规模,他的用笔翻开了新的一页,他探索在多种材料上创作并能较好地把握,说明他的功夫也达到了。

  白煦(中国书法协会展览部)

  曾来德的书法特点代表了当前中青年书法家对书法的探索追求。时代气息较浓,是有价值的探索,他的书法大多以外拓线条表现内心世界并取得一致性,形式感强烈,显示了苍莽、雄健、悲壮、刚烈美,这和作者长期生活在西北大漠的感受有机地妙合。作者对各种书体的转换和把握显示了一种强大的驾驭能力。总体上看,对大幅作品的把握能力尤强,同时许多小品尺牍又显示出深情含蓄美。他的不少作品对形式的探索很好,打破常规。缺点是部分作品外露过分,乃侧锋所致,线条的内含不足。

  马啸(《甘肃日报》记者)

  我是作者的好友,对他的创作及生活都比较了解,我特别喜欢看他的创作过程,看他写字比看他的作品更使我高兴,他的用笔那样自由,简直没有什么条条框框。曾来德的书法实践为如何学习古人遗产进行了成功的探索。我们许多人学习前人书法总是以达到与前人形似为满足,曾来德却不这样,他把他自己喜欢的东西贯穿起来,做到无迹可寻。我觉得不足的地方是有些作品气势很好,但由于某些用笔过分夸张,过分灵活,因而显得有些“飘”。有些线条随意过度,以致不够精致。我希望作者不为一时“轰动”而沉醉,而应将自己的线条锤炼得更沉着、更饱满,真正做到既“博大”又“精深”。因为艺术作品价值的高低在于它切入历史的深度。

(章巧珍根据录音整理)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曾来德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