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曾来德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优势·遗憾·前景

2014-07-03 17:01:47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
A-A+

  时间:1993年6月

  地点:上海

  葛更才:在《当代书法》创刊之际,曾来德书法展在上海开幕,这是一件值得庆贺的事。今天把诸位请来,想借展览的机会,听取大家对曾来德书法的批评与意见,这对作者今后的创作大有裨益,下面请诸位踊跃坦陈自己的见解。

  郭舒权(书法家):我抛砖引玉,先说几句。在上海书画界已很少能见到这样的展览了。从艺术传统来看,清至民国上海书派是一个高峰,民国以后基本上是在传统模式里兜圈子。看了曾来德的展览,觉得很振奋。作品中,人格精神得到了弘扬,体现了西北苍凉雄强的气息。对于长锋,有人持有异议,而我觉得在曾先生的作品中效果很好,其从技法、形式、精神都给我们一种启发。

  唐子农(青年书法家):曾来德的东西直抒胸臆,与江南的东西不太一样。在书法领域内,他拓展得已经很宽了。他融合了西北汉简、写经与道家的东西。他能做到四面出锋。现在国内有不少人都强调外拓,我认为曾先生是外部开拓与内在功夫把握结合得比较好的一个。我相信,他只要在外拓的同时不断往下掘,就会有更大的收获。

  肖海春(著名画家、中国工艺美术大师):我主要搞绘画,不太擅长书法。我认为,书法应该有特定的涵义,应该有精神性的东西。曾来德想追求一种“激励”的东西。现在写字的人很多,大多比较相似,许多东西外表粗看有突破,但内部却很空。在这方面,曾先生比较注意,他的线条在纸上能站得住,同时,他对空间的把握以及对运笔节奏的把握都处理得比较好,这是问题的一方面。现在来讲讲另一方面,书法不能停留在一种外在的宣泄上。现在翻开董其昌的东西很有些启发,其内在的精神达到了一种高度。我认为董追求的东西比现在的人要超脱。就这一点来说,曾来德的书风需要有一些超脱,这样才能达到一种更高的精神高度。当然,书法完全可以参照西方精神将原有的书法完全解体。但是,纯粹的中国书法,在最高层面上,还是要讲“大道”,要法自然、复归平淡与天真。当然,每个时代对于平淡与天真有不同的解释,但我认为,占领传统的层面越大、越广,其艺术成就就越高。

  赵一新(文艺评论家、诗人):看了书展,有个印象,曾来德在运笔方面胆子很大,不仅是“八面出锋”,而且可以说是“九面出锋”,有的地方笔已经横过来扫了,这样形成的线的质感较有新意。从瘦到肥、从干到枯反差非常大,因此,很有表现力。第一,从构成的角度来讲也较有新意,既有传统汉魏的东西,也有出自自己感受的东西以及自觉不自觉从操作过程中表现出来的个体的有特点的东西,这后一点与当前常能见到的注重变形的作品有联系。我的最主要的批评是:作品中一些装饰的东西还没有完全达到很自然——达到一种纯乎自然的流露或曰原创的程度,从章法角度来看,作品传统功夫很深,正是于此,在这方面破坏的因素少了一些,基本上还是贯气、通势、分行,即使有些合并的东西,仍是正势较多。草书中回旋的概念同装饰的概念以及章法行的概念似乎还没有与自己成熟的东西结合起来,深入到书法的意境中去。因此应该从更自觉的章法构成角度考虑变化更多的调子,这样在其他方面最后找到一条更适合随机表现的路子。

  郭舒权:我再补充两点。第一,现在搞书法或绘画,其意义何在?传统的书法家搞艺术,按照儒家的观点是人格修行与完善,但现在的人搞艺术,它的意义还在于人格的弘扬,而不仅仅是自我的修身养性。第二,对于传统的看法。我认为曾先生继承了中国书法传统的“技”,但更主要的是掌握了传统的精髓,即不断的创新精神。不论他的“八面出锋”还是“九面出锋”,不论正锋还是偏锋都表现了作者试图追求一种创造精神,更好地体现出自我的扩张精神,这样在最不自由的传统的技巧要求下获得了最大的自由。

  乐心龙(著名书法家,上海书画出版社编辑):曾来德此次书展推出的作品,在他的年龄层次、在他那种所追求以“西北风”为表现形式的出发点上,确实达到了一种高度。但反过来,从我的亲自实践来说,他的工作可能还刚刚开始。因为书法作为人格精神的丰富展开,确实不是那么容易。我愈来愈深切地感觉到,书法不是别的,书法是人。书法有一个属于形而上的、精神上的东西。我比较推崇以人格、人的精神力量以及人生的这个过程来推断一个人的创造力、想像力、象征力,并以此来展示作者的整个世界观。目前书坛有许多急功近利、不求深入内心省悟的因素,因此我们必须再度考虑:书法是什么?书法的精神如何弘扬?书法家如何回复起自身的本体精神?如果从形而下的角度来分析曾来德的书法,我们说,他有许多长处,表现在空间的处理上,他有相当的把握度,如凌空劈纸等等。我觉得,他在三四尺见方作品的把握比大的东西好。中国书法中大字要有很强的腕力。曾来德在写大字时采取冲势即“刮”的方式。这里有长处,但在“顿”含蓄的方面今后应引起注意。同时,曾来德的作品中块、面的东西不如线条的东西,滋润的线条不如艰涩的线条;在章法上,大幅作品中的参差感以及竭尽所能的错落感不如单字的构成效果。曾先生似乎较注重单字的结构的变化而较少注重连字的结构变化。从线条“硬”的角度来看,作品效果较好;但从“柔韧”的角度来看,效果不太满意。他的线条是否还可以再丰富一些?至于书法的形式究竟是一种感悟式还是理智式的,是表现的还是内省的,我觉得都可以,不要以一种倾向来掩盖另一种倾向。书法应该多层次、多方位、多样化地发展。人搞艺术首先要搞清什么东西最适合于你的个性。一旦发现某个方面适合于你,而且自己也觉得在这方面有潜力,你不妨就在这方面钻下去。

  曾来德:下面我谈一下自己的感受。对于任何事物的追求、对于任何职业的热衷必须有个前提,那就是以生命投入的形式为代价,艺术尤其如此。我们都企图达到一个目的,但永远也未达到目的。我们始终处在一个实现目标这个过程的感受、体验中。书法从开始到今天,其间不论是文人、贵族或禅宗信仰者或民间艺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一种不同的投入角度、方式。但从总体看,中国书法还仅是从文人写字的角度切入书法的,相对而言,现代人的思维活跃得多,参照系要广泛得多。事物总是相辅相成,你不可能同时既得到大的又得到小的,既得到强的又兼顾弱的。当然,也可以综合到一定程度,但要达到一个完美的地步事实上是不可能的。因此,我在每件作品中都试图强调一个极端。我认为,书法目前面临的一个主要问题是:创作。现在许多人的东西不是人性的自然流露。这种东西是没有生命力的。我的工作是追求整体:一是作品的整体,二是创作过程的整体性。它不是作品多少的堆砌,而至少是一种创作、体验、追寻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尽可能地去把握它、完善它。在这一点上,我仅仅是个开头,可以说是形而下吧。

  乐泉(江苏省青年书协常务副主席):我昨天看了沃兴华的许多作品,觉得其中最好的一部分是他的落款。此时是他心情最平静的时候,故这时最真实,书法最自由、最轻松,真实地表现了他的水准,而前面他是有意识地追求一些东西,到后来才达到一种境界。我们追求的就是这样一种无为的境界。只有抛开一切东西,才能进入一种高度的创作状态。一个人的修养,必须要经过许多的锻炼,即使你达到了自身的最高境界,还存在着不足的部分,这是永远存在着的。你无法克服,就如同世界上必须存在阴阳对立的两极一样。我们没有必要扩大或隐瞒哪一部分。书法有时是与人之间的事,有时是自己内心之间的对话,不可能大家齐声说:这个好,那个不好。因此,曾来德有理由走他自己的路。

  吴复宝(书法家):昨天看了曾先生的展览触动很大。曾来德的书法打破了常人对于传统的常规理解。还有一点,从创造性上讲,也很强;而且创造性建立于继承的基础上。对于他的作品的评价,我有些与乐心龙较为相近,就是小的较大的好。大的作品,从表现力上是不错的,但从最后的效果来看,力度似乎缺少一些。我这里不是讲基本功,而是讲“补”,缺什么补什么。一个人不可能不生病,生了病就要吃药。

  葛更才:我觉得曾来德最大的特点,是把先天的意识一直保留着。他很直率,没有任何包装的,他这个人是透明的,可以从外面看到他的“五脏六腑”。他的艺术创作也是如此,你可以从他的作品里看到他这个人。曾来德将内在的、外在的许多东西都融会到他的书法艺术中。曾来德学书比许多书法家用的时间更短一些,共十来年时间。这是很不容易的,他有一种先天的灵性、悟性,我觉得这很重要。

  乐心龙:在心理上可以调整一下,不要光是一口气干事。如同音乐,调子高上去以后,可以保持一段时间,然后平衡一下。

  马啸(《当代书法》杂志副主编):曾来德的作品的优劣我已论述过多次,在此不谈了。他的创作有着许多内部或外部的压力。搞艺术不可能一帆风顺。我们没有必要惧怕压抑。压抑力存在本身就是艺术发展的一个动力。如果没有压抑力,那么反抑力就会上升变成一种占领全局的势力,变成压抑力,变成暴君,它必然对别的东西进行压抑,如现代主义从上世纪末开始的时候完全是一种反压抑力,到后来就转化为一种压抑力,因此也就有了“后现代”。另外,艺术为什么的问题,应该说曾来德比较好地回答了这个问题——艺术就是为了人的解放,为了人更大限度地抒发内在情感。但光谈人的解放还不行,人怎么解放法?举个例子,人体艺术是人类最解放的象征。但人类还有一定的道德规范,它要求人体穿上衣服。这些道德规范相应于艺术就是一种较为严谨的技法要求。人们一般对纠缠于技法层次较为反感,我倒觉得中国书法目前的主要问题还是一个技法问题。许多人还停留在一种很低层次的技法,而不是较高的技法层次上,对这些人,你不能光对他们讲精神、观念而应该让其老老实实写字。艺术的发展、风格的演变,说到底是一部技法的演变史。大家都说人的审美层次、修养很重要。人的修养为了什么?最后就是为了解决一个技法问题。当然,说技法,并不意味着将字写得四平八稳就好。如果仅仅将字写得呆板,我认为技法尚未过关,或说还停留在初级的层次上。那么,是不是火气少一点就一定层次高一些呢?我看不一定。举个绘画例子,不能八大山人的境界高,就说石涛的东西不好。只要是人格境界的自然流露,我认为就是好东西,而不必管它是“禅”的“道”的还是世俗的,也不必管是古代的还是现代的。

(达斋整理)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曾来德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