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曾来德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曾来德成都展览研讨会发言摘要

2014-07-03 17:13:59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
A-A+

  时间:1997年6月19日

  地点:中国成都“桃花源”山庄

  曾来德(总后勤部文化部专业书法创作员)

  这次展览,是我从1992年之后,严格讲是1993年产生的这么个念头的实践过程。我为什么在四川我的家乡举办这样的展览呢?因为我是四川人,我有点想法,我自己做了一个阶段的探索,我特地回来,给家乡的书法界的前辈和同仁看,想听听他们对我的探索的意见,从这次展览中更好地听到批评,以便自己更好地把握自己。

  那么,我为什么要分成三个系列呢?我有个考虑:这三个系列,一是从继承传统到发扬传统,也就是从内容大于形式,到形式内容并重。二是到离开传统,改变传统,超越传统,从形式大于内容,或形式大大于内容,最后争取体现它的纯粹的形式美。

  第三个部分虽然是绘画,实际上我觉得它不是真正的画展,我是站在书法的立场。大美术的角度,过去它和绘画发生过非常密切的关系,一直到今天,可以讲书法为绘画做出过很特殊的贡献。中国文化是写意文化,中国画的大师基本上都是写意的大师,而中国画的写意是因为中国文人,中国书法家参与进来,使绘画更加宣扬了自己,发展了自己,辉煌了自己,除了过去古人给我们总结的一些审美规律、审美经验以外,我觉得书法要体现我们这个时代精神内涵。如要发展我们今天的书法,在一定程度上还要借助于美术中有用的成分,让美术也帮帮我们。但这种美术理解,不是美术家的态度,如果我们纯粹以绘画的态度,那我们就成了画家了。这就是我三个系列想法的具体的产生。

  文化是钓鱼竿式的延伸和发展。它首先有一个母体,然后再延伸出子体和孙体。但是,在延伸的时候,一个时代它只允许有这么一截,同时在伸出去的时候,在即将离开母体的时候,它又有一个东西把你卡住,让你不能抽脱了,它就和母体没有关系了,可是抽得不够,我们没有自己的长度,也无法自己成立。所以,我想这样去做,但我不一定做到也不一定做好。所以,在这个地方,就这次展览,真诚地请教在座的师友、同仁们提出最有价值的批评,而且是最真实的,不要给我留任何情面,这样,我才可能有下一步的前进。

  戴卫(四川省诗书画院副院长、著名画家)

  人家说曾来德是种现象,我说,他是一阵阵的旋风,无论对古典的还是现代的,无论对书法发展的趋向,还是对传统的观照,他都有相当的悟性,相当敏感。他的书法就像他这个人,他是奔放性的、开拓性的,不甘寂寞的。我觉得他最可贵的有两点:一、他作品给我的感觉就是有一种强大信息量,对传统的观照、对未来书风的思索,都具有相当的包容他在寻求自己,去做勇敢的探索。二、曾来德的作品是写出来的,许多所谓“大家”的作品却是摆出来的。

  田旭中(著名书法家、书画评论家)

  曾来德的这个系列展,是一次成功的亮相,一个大胆的宣言,一个有影响的举动,它的意义已超过展览本身,它使我们在新世纪到来之前,能够深刻地总结过去,清醒地面对现在,理性地思考将来。使我们认真思考什么是艺术?艺术的本质是什么?艺术从哪里来,将到哪里去?

  我个人认为,曾来德作品所具有的强烈的视角冲击力,巨大的艺术感染力和独特的审美表现力,向书坛显示了一种有思想深度和生命力度的青年书法家的全部锐气。作品的文化信息量很大,绝不可以轻视。曾来德的创作至少具有以下三个方面的特质,一是以创造为核心的人文精神,全部作品贯串了强烈的主体意识,通过作品形式的多样性与手法的整合性,不难发见曾来德对于未来书坛的宏观瞻视和微观把握。

  总而言之,曾来德是以时代精神感应为前导,以个人的生命体验为驱动,以传统文化积淀为根基进行艺术创造的。他的书法可视为连接过去,现在和未来的文化坐标。他是一个有胆有识的属于这个时代的艺术天才,他是四川人的骄傲。

  邓代昆(著名书法家、书画评论家)

  曾来德的书法给我最深的印象,首先是他作品具有撼动人心的力量。其次是他作品的千姿百态、千变万化。曾的创作是强调第一感觉的,尤其是捕捉瞬间感觉情性,所以他的作品很有激情,很少有重复的作品。有人说曾来德的书法是现代书法,是反传统的,这是不准确的。我以为,曾来德应该算是一个在黄钟大吕中悟出现代交响乐,在霓裳羽衣中悟出现代迪斯科的艺术家。准确地说,他是一个给传统最大胆地输入现代意识,赋予现代情感,施以现代手段的艺术家。平心静气地说,曾的艺术主张和曾的艺术实践还不是同步的。他的主张是激烈而汹涌的,是无法无天的,而他的艺术创作却是有脉可循的,在狂热中不乏冷静,在感情中浸渍理性,在不羁的现代情感中,潜意识地遵循着传统法则,在对传统的破坏中,却又表现出对传统美的属性的保留。

  曾来德的高妙处和超人处,就在于他并不僵硬地照搬传统而是每一件作品中(包括仿古作品)都赋予了一种情感的色彩,一种现代的生命意识。因此,他的作品既远比那些僵硬模仿前人、永远重复自己的传统派书家,又比那些毫不知笔墨为何物、信手涂抹的现代派书家,都来得更真实、更可依赖。曾来德的创作在传统和现代之间所作的艰难的然而是极有价值的探索和实验,似乎可以视为两者之间的一个派别,一种文化景观。正因为如此,“曾来德现象”的存在才有了真正意义上的价值。

  何多苓(著名油画家)

  我认识曾来德是在北京,对他的作品感觉就是才华横溢,气势非常之大,我最喜欢的还是一楼那些写得拙的作品,二楼形式太多了,有的作品“花哨”了,过于雕琢,展览的形式搞得更单纯,品位会更高。

  陈滞冬(著名书画家)

  曾来德的展览如果单从书法的角度去看是不够的,我觉得应该从美术、大美术(不是绘画)的角度去看。他为什么会用这三部分?那天我当面对他说,他在用“兵法”方式展览,用田径赛马的方式。你给绘画的人看书法;给书法的人看绘画;给搞传统的人看现代,给现代的人看传统。一句话,不愿意失去观众,给展览造成一种影响,远在书法之上,给书法界引起的冲击很大。从传统看,书法的“官本位”很典型。到今天,书法是中国所有艺术中最保守的一种,如果不向美术靠拢,绝对没有出路。曾来德他感觉到了这一点,也做到了这一点,我觉得这是他最成功的。

  何(四川大学教授著名学者、著名书法家)曾来德的作品给我的一个突出感受是,中国传统的审美范畴已不能够范围他的创作,他们于是在追求崇高的境界。他的作品无论巨幅还是小幅,其线条都极雄壮、粗重、险峻、多变、奔放不羁,这些都是崇高的大力量的特征。在他的字前,我们会感到惊奇、激动、震颤、茫然自失。很显然,他的创作是破坏了书法艺术的传统的美的形式原则,严格地说,是破坏了明清以来的美的形式原则。优雅、和谐、均衡、静穆等风貌在他笔下消失殆尽,而代之以奔放不羁,夸张变形的线条与躁动、冷涩、厚重的墨色。如果把来德的字放到中国书法发展史中去考察,我们会发现,他的作品不是一个偶然的现象。他的字是对清末以来的审美价值的否定,是书法发展的一个逻辑结果。

  黄纯尧(著名画家、南京艺术学院教授)

  对曾来德我是未曾谋面,神交已久,仰慕已久。我觉得曾来德这次展览至少有两个第一:一是把整个美术馆从一楼到三楼包干,恐怕是空前的;二是震动之大,反响之强烈恐怕也是第一。到现在为止,我还在想那些书法作品,余音绕梁三日不绝,恐怕一个月也绝不了。一个总的感觉就好像赵子龙在长坂坡单枪匹马来了个七进七出,有胆有识,勇气非凡,的确是一个奇才。我最喜欢的是一楼的作品,那简直把我征服,那完全是情感的激荡、线条的表演,真是天马行空,来得去得,很生动。一楼的书法生动极了,那可是嬉笑怒骂都在里面了。可是在二楼有的作品就难免有些做作了。就没有一楼那样生动、自然,这是我的疑问,老保守的疑问。但是,所贵者胆,他敢于把蝎子吃下去,敢于把毒蛇吃下去,我佩服。借我二十四个胆子,我没法照这样干。因为我们总要考虑这个规律,那个规律,管他三七二十一,拿来生吞活剥,清炖红烧,随便整了一顿,整出来再说,勇于实践。我相信,哪一个的实验都不可能第一次成功,连变戏法也要学于少年嘛,何况是艺术,我相信他再年长一些恐怕就不是这个样子了,就更成熟。

  我觉得文艺归根结底还是为人的,艺术要发展总必须得到人民群众的理解,总要植根于人民群众的土壤之中,只有植根于这个丰厚的土壤才能长成参天大树。中华民族有那么长的历史,有那么宽的地盘,有那么多人口,这些都是丰厚的土壤,我想在今后的实践中,曾来德一定能吸取更多的精华,做得更好,现在已经了不得了,将来可能更不得了。

  黄福山(成都空军创作室创作员、著名画家)

  曾来德的作品以前见过,自己也很欣赏,很钦佩。我个人感觉,曾来德书法艺术之所以取得成功,和他深深扎根在传统基础上是分不开的。现在社会上有这么一种现象,就是他不学传统,自认为了不得了,但是来德不是这样。他第一部分很多是学的传统,但他不是模仿传统,而且写他对传统的理解,我觉得他一楼的成功,整个儿就在于从美学角度上丰富了书法的内涵,拓展了书法的视野。他的形式是多种多样的,不是像某些人只用中堂对子,而是利用了所有中国传统艺术的手段去表现书法的美。二楼,我认为他写出对书法的理解,不仅仅源于传统、拘泥于传统的点线节奏美,大气磅礴,来德对未来书法,写出了自己的想法和认识,这是难能可贵的。三楼我个人感觉是不成熟的一部分。但来德把书法和绘画联系起来,利用绘画来丰富自己的书法,利用多种手法,多种方法拓展自己,使自己的书法向前进一步,也是有价值的。

  侯开嘉(四川联大艺术学院副教授、著名书法家)

  曾来德我们是多年的老朋友了,我对他的书法是很注意的,我很钦佩他这种探索精神。对他的评价别人都说了很多,也说得很好,我只想谈两个问题:

  这次展览,印了他艺术简历,曾来德参加全国展览入选仅仅只有一次,另外几次都是邀请展,这个我不知道原因是什么;他的展览中,大作品很多,有的确实很好,但也有不成功的。我记得有一幅《诗赠太白》,显得很勉强,有装腔作势的味道,力不从心的感觉,我想这是不是受了某种赞扬的舆论造成的。他不应该去勉强搞一些东西。当然,这只是我自己的角度,言者无罪。

  我还想说一点,我有一位朋友对我说:“曾来德就像西北来的一条狼。”他说的“狼”就是指把书法界搞得乱七八糟的。像这种展览,很有冲击力,在四川是这样,拿到北京、上海、全国都是有冲击力的。这种展览太少了,有冲击力,会把艺术界搞得有生气。

  周德华(著名书法家)

  我觉得曾来德跟我是一种对比。他把比较中庸、安于享乐的云游之地锦官城搅得沸沸扬扬,而且文学界、艺术界很多深居简出的高人隐士都请出来品评一番,很不容易。第二感觉,从宏观看很舒服。

  刘墨(书法理论家、学者)

  看曾来德的展览,比我想像的要好,对于来德的书法我是很推崇的,他的艺术感觉特别好,层次感很丰富,这三个系列有很多发展的层面。他的线条有一种创造力的爆发,能够让人感动,在二楼有一些用红色创作的作品,应该是搞得最好的作品,二楼是个重点,大概也是来德花费最多的地方,成功的作品也很多,但有些作品缺乏秩序感,有些“花”。三楼上站在书法的本位上创作他的绘画,有相当多作品的确是成功地体现了他这一主张,但是绘画的最大特点是它的书写性,而来德有些作品的书写性降下来的时候,作品的艺术性也就下来了。我想来德在这方面是否加强一下,因为这一点对于搞书法的和搞绘画的都具有很高的启示性。

  张颖川(美术史研究人员)

  我是成都画院的,对曾来德是早闻大名了,两点体会:一点,书法是我国最传统的艺术,用书法来表现我们的一种理性精神,一种气韵,曾来德的确是大家。对传统框架突破得也很漂亮。第二,书法存在已很久,在汉代已有了,但把它作为一门独立的艺术却很短,曾来德作品展留给我们许多思考,书法自身独立发展是否有可能,它和其他艺术关系如何。

  张林文(著名书法家)

  我和来德是多年的老朋友了,我也是搞书法的,曾来德1989年在成都的第一次展览我也看过。书法展不好搞。一张纸,一枝笔,颜色就只有黑和白,内容只有中国的文字。书法展要想搞得很红火不容易,而曾来德两次展览都搞得成功,都在书法界引起了轰动,内容那么多,形式那么丰富,是我看到的展览中的第一个。第二点,过去办展览,书法就只在书法界引起争论、轰动,绘画就在绘画界,而曾来德的书法展能同时在美术界、书法界引起轰动,很不容易。第三点,我佩服曾来德的探索精神。曾来德在全国办了这么多展览,很多人说他的作品有这样那样不行的地方,如果是我的话,就要考虑这样创作行不行。但曾来德没有计较这些,不管别人说三道四,只是按照自己的想法坚定地走下去,而且走得很成功。

  刘汉(北京画院画师、著名画家)

  我对这二十多年的中国文艺有一个意见,我觉得很多文艺都在弱化中华民族、弱化中华民族的子孙,要死要活的,使我们的子孙变得感情脆弱,这要不得。因为恰好这一代年轻人跨过世纪去要由他们完成1840年以来的中华民族的大翻身的使命,他就需要这种震撼,大气魄的,大胸怀的东西。如果你不信,我们把曾来德的作品拿到纽约去展览,也假如这美国人也长点儿眼睛的话,他会深深地害怕的,他会看到这个民族的底气,这个民族强盛起来就是埋葬美国人霸权的时候。从这个角度我非常喜欢曾来德的作品,但也不完全赞成他这个展览里的作品,真正有震撼力的作品在楼下。同时我对艺术评论也有这样一个看法,对于传统书法它本来应该有那种千锤百炼的完美性,假如没有,他是没有完成任务。对于开辟新道路那样的作品,你是不应该追求它的完美性,它正在发生发展,你去追求完美性就没有道理了。我们应着眼于曾来德他本身也是有缺点的,但是他给我们提供的信息,那种参照性,怎样造成我们那种强感染力的书法,是不是要抬到书仙书圣的地步,我看也没有必要。但是,他为中国书法做到的事情,能够从他身上得到什么,中国书坛应该加以很好的吸收和总结。

  谭昌镕(著名画家)

  有人把生米煮成“熟饭”,曾来德是把“米酿成酒”让你醉。我看曾来德的展览心情很激动。

  我不懂书法,好多字都可能认不得。但是我就想这个问题,这个书法是不是非要认得才叫好书法。反过来,有些字认不得,我就不研究它认不认得的问题,我只觉得好看。艺术追求美,美就是好看。我们绘画,比如作肖像画,要是我画的是黄老,我又认得黄老,我就根本不去欣赏这幅画,我首先看像不像黄老,艺术需要创造,否则就缺少一个欣赏的乐趣。

  曾来德

  我没有更多要说的,在这里,我只有两点要表达的。第一,就是自己回去好好努力,否则的话,我就愧对在座的每位师友和同仁。等明天展览撤除之后我就要好好深思,同时更多投入劳动,因为艺术不是完全思考出来的,必须要付出巨大的劳动,我们的脑袋思索不停,但我们的手更不能停。你有了一种新的观点,必须找到一种新的技术手段,否则你的思考是空的,是不能实现的。想,我一天可以想五十个问题,讲一百种可能,但手底事却不是那么简单。

  中国文化精神,我一直认为它带着强烈的贫穷的精神色彩,所谓“苦其心志,劳其筋骨”,恐怕是我们远古的人,也是上苍赠给我们文化人的箴言,如果违背这一点,可能就搞不成文化,搞不好文化,更不要说艺术创作。

  第二,作为书法本身来讲,它的过去,它的每一个时代都出现过辉煌,都出现过辉煌的书法家,他们的辉煌我们可以瞻仰,“江山胜迹,后人可以登览”。但我们这一代的辉煌不能靠他们,只能靠我们自己。至于每个人能够做多少,能够体现多少,我觉得不是最重要的,关键是我们要去想,要去做。做一个不恰当的比喻:如果说王羲之是头牛,颜真卿是猪,柳公权是狗,那么,我们都是他们身上的虱子跳蚤,虽然靠吸取他们的血液养活了自己,但我们永远也长不到他们那样大,比猪牛狗小的寄生虫,最终都要被历史的大网眼筛掉。这是我们这个时代的期盼,也是我们这个时代的责任,更是我们这个时代的人必须深思的问题。书法是一个很具体的,但是我们的思考是一个无限的,这必须站在中国大文化的背景上看待书法。现在的书法对传统书法的审美鉴定,已经被古人早已规定的审美视角所包围,所夹裹,我们就快要失去自己了,所以,我想大吼一声,至于这声吼是声嘶力竭或者能不能起到呼唤的作用,也不是主要的,因为天底下无论他是多么的了不起,都未能真正实现自己的愿望,我想我也不会实现我的愿望,我也不会达到自己的目的,但是,我愿意在前行的过程中再前行,直到最后。

  什么是艺术,哪个层面上才算艺术,这总得有一个明显的界限,就艺术论艺术确实不好说,但我想借用一句古话:“行百里者半九十。”既然九十里才算一半,何况我们九十里都还没有走到,因为这九十里是一个极限,只有超过了九十里路的人才能谈艺术,才能谈创造。如果说我们在传统的母体上还没有完全脱出我们的全部身体,那还没有我们,所以,我们在历史的、在传统的母体上要脱胎出来,最后还要长大,长大以后既有父母的血缘,但我们却是新人,在这个意义上,我们的价值才能存在。我还说过,传统就像一条橡皮筋,要延伸、要拉长,你不拉,这不是橡皮筋,可是你拉断了,橡皮筋的意义也失去了。你若拉得不够,说明你的生命力也有限。你必须把它拉够,这个“够”,不同的时代它有不同的要求,总之要物尽其用,要把我们这个时代这一截橡皮筋拉够,这样,我们的生命才能体现出旺盛的力量。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曾来德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